找回密码
 入驻天云城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天云城 门户 查看主题

天鹰圣剑(第五章)两大传说

发布者: 天云零 | 发布时间: 2020-1-7 11:06| 查看数: 7535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马上注册,浏览拥有更多内容和权限,畅游天云城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入驻天云城

x
青木堂贵为苍月城第一门派,果不其然,虽不华丽,但却宏伟,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青木堂的宗门是建立在群山傍水之上。范伊圣望了望四周,他们的马车停在了一处竹林中,这竹林距苍月城有两个时辰的路程,这片竹林位于苍月城北部,青木堂的正门建立在竹林之中,进入正门,一直延伸的石子路四通八达,不熟悉这里的人很容易迷路。范伊圣在柳风南的带领下,顺着一条石子路向前走着,途中,范伊圣看到,在不远处的半山腰上,一座竹木建成的长廊,跨过山腰上的清水瀑布直到一所清秀简朴的木屋,木屋也是在半山腰上。
  “小兄弟,这边请。”柳风南微笑着做出个请的姿势。
  范伊圣点了点头,随他走进了木屋,这木屋外表看似不大,可里面却极为宽敞。
  “范兄弟,怎么样,这里就是我青木堂的大堂,青木堂议事的地方。”
  “柳堂主好雅兴,竟然没想到别人所说的青木堂是建立在这样的环境中。”范伊圣不可思议道。
  “这里依山傍水,远离喧闹,清静的很,对堂下弟子的身心修炼是有大好处的。”
  柳风南吩咐一旁的弟子,给范伊圣递茶,转身走到堂中,坐在了椅子上。
  “范兄弟,请坐吧!”
  范伊圣点了点头找了附近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。柳风南望了望范伊圣,半晌才姗姗道来。
  “请问范兄弟是出自哪一门派?”
  “不瞒柳堂主,在下没有门派,身上的轻功也只是之前受人传授,除了轻功,在下没有任何功夫在身。”范伊圣如实答道。
  “哦?没有门派。”柳风南想了一会,又继续问道。
  “那么你的这把剑又是从何而来?”
  这次柳风南问到了剑,范伊圣感觉的到,从刚才马车上时,柳风南就一直留意着他的这把剑,还跟他说这把宝剑非普通的宝剑。从之前宝剑意外的自己出鞘击退了那几个护院救了凌雪开始,范伊圣就知道,这宝剑肯定非凡物,甚至说是有灵性,所谓的灵性是个什么概念,他也不太懂,他只知道,这把剑很神。就像曾经那何竹武痴所说,这把剑别人驾驭不了,它是开启那祭坛的钥匙,如此说来他把剑交予他,就是因为他能驾驭这宝剑,所以让他把剑带到千寻塔祭坛,可是一路上,除了救凌雪的那晚外,圣剑再也没有自己出过鞘,即便是在那晚遭遇黑衣人追杀,也没有见圣剑有什么动劲,这么说来,自己又如何驾驭过这把剑。
  “柳堂主,这剑有什么不对吗?”范伊圣试探性的问道。
  “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,这把宝剑被誉为圣剑,就是当年那封印天鹰山千寻塔祭坛内至高武林秘籍的圣剑。”
  听到柳风南这么一说,范伊圣想到那何竹也说过同样的话,这也是让他此行送剑的目的。但是听柳风南这么说,显然他知道有关于这把剑更多的事情,这不禁让范伊圣更加好奇。
  “柳堂主说的没错,这把剑就是之前传授我轻功的师傅交给我的,他也跟我说明了这把剑的来历。”
  柳风南摆了摆手。
  “不,你还不知道这把剑的真正来历,如果你知道,你就不会想背着这把剑走在大街上了,甚至是不敢再这样做了。”柳风南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  范伊圣一愣。“这又是为何?”
  “范兄弟,你为人正直,心地良好,而我青木堂也只为修生养性不想涉入江湖恩怨太多,为了你好,如果你想听一个故事,我倒是可以讲给你听。”
  “柳堂主请讲。”
  柳风南顿了顿嗓子。
  “我想范兄弟在外也听人说过了吧,有关于多年前江湖上争的血雨腥风,满城风雨的那件事。”
  “柳堂主说的可是外面传言的有关那天下无敌的武林秘籍之事?”
  “没错,正是那件事。”
  “无论是多年前,还是现在,民间一直流传着两大传说,一是关于那武林秘籍的下落,二就是这把圣剑。”
  “柳堂主何以断言?”
  “民间传,至高无上的武林秘籍在各门各派的争抢下,最终落到一对夫妻手中,相传这对夫妻武艺高强,得到秘籍后又练就了一身天下无敌的功夫,江湖上的人都认为,抢秘籍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,因为谁能打败这对夫妻,谁就可争得天下第一这个称号,于是,江湖上爆发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搜捕,江湖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寻找这对夫妻,想要争得这个头衔。民间说这对夫妻为了避开搜捕,隐居深山,有的说他们最终被找到迫害致死,事情已过多年,真相无从查证,但有一点可以证实的是,江湖上的确出现过这场大搜捕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  “柳堂主也不知道吗?”
  “那时的我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,还在到处学艺,青木堂也没有成立,所以我对此事也只是听闻却从未参与。”
  “那跟这把剑有什么关系?”
  “圣剑乃是封印那武林秘籍的钥匙,江湖人都猜测,因为武林秘籍被篡写出来后,写它的人可能意识到里面的武功过于强大,可能会对武林的平衡产生动摇,若是被心地歹毒的人士夺得,更有可能会危害到整个武林,所以便打造了那把圣剑,以它为钥匙,封印秘籍于祭坛下若干年。世人没有想到的是,不知什么时候,圣剑忽然从祭坛上消失了,祭坛被打开,于是那至高无上的武林秘籍才落入江湖掀起腥风血雨。你的这把剑与当年所描述的那把圣剑几乎一模一样,无论它是不是那把剑,若是被江湖人士看到,定也会认为那武林秘籍也可能会在你的身上,由此以来,范兄弟将会招来杀身之祸。”
  听道柳风南这么一说,范伊圣终于明白他请自己来青木堂做客的原因了,就是要告诉他,这把剑的利害。
  “范兄弟的师傅可有其它功夫?”
  “有,而且武功很高。”
  “那为何只传授你轻功。”
  “师傅曾说对于我,行走江湖,逃命,轻功便已足够。”
  “哈哈哈”柳风南大笑起来。
  “非也非也,我想你的师傅是另有用意!”
  “柳堂主此话怎讲?”
  “他将这把剑交于你,如果这把剑真的是那圣剑,被世人看到,他们会认为你既然持有开启祭坛的圣剑,那么武林秘籍自然会在你身上,持有至高的武林秘籍哪有不练之理,那么你的武功就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试问这样一想,行走江湖,谁还会前来伤你?谁也不敢当这出头鸟不是?所以你师傅根本不用教你其他功夫。”
  范伊圣似乎恍然大悟。
  “但是。”柳风南接着说道。
  “这也可以借刀杀人!”
  “什么?”范伊圣疑惑道。
  “没人敢做出头鸟,不见得没有不怕死之人,看到你持有圣剑,明知秘籍可能会在你身上,若是赌上一把,赌赢了,那赢得的可能就是整个武林,谁会放弃这等好事,圣剑就像烫手的山芋,谁拿到,谁就九死一生。”
  听道柳风南这么一说,范伊圣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,可是那何竹教自己轻功又怎么会害自己,还有,他不是还要让他把圣剑带到祭坛去销毁那武林秘籍吗?可是一想到这里,范伊圣又疑惑了,若柳风南说的是真的,那么祭坛下的武林秘籍早已不复存在,又何来销毁之说?何竹再骗他吗,难道真如柳堂主所说,是要借圣剑之名让江湖人击杀自己?自己只不过是个老渔夫养大的孤儿,杀自己有什么用?就算要杀,何竹以他的本事直接杀了自己也是易如反掌,何必这么大费周章。无数个疑问一下子涌了上来,让范伊圣不知如何是好。送剑之路本来已经很明确了,简单到只是把剑送到祭坛销毁秘籍即可,可是经柳风南柳堂主这么一说,反而事情变得复杂起来,这让范伊圣想的头都大了。
“呵呵,范兄弟不用过于担心,也许一切也只是我胡乱猜测的。但是我还是要提醒范兄弟,江湖险恶,你年纪轻轻,一个人独闯江湖没有任何经验,很容易惹祸上身,还是小心为妙,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范伊圣抬头看了柳风南一眼。
“那么柳堂主就不想要那秘籍吗?”
“哈哈哈哈”柳风南大笑起来。
“有意思,范小兄弟果然有意思,防人之心不可无,这么快就领会到了,哈哈哈......”
“柳堂主,实在不好意思,在下无心冒犯,只是......”
“不碍的不碍的,年轻人就应该这样!。”柳风南站起身来。
“今天请你来我青木堂,就是要提醒你要万事小心,第一眼见到你我便知道,日后你必定有所成就,而且远超于我,可能是人中之龙,这才好心提点,我毕竟不是你的那个师傅,他交予你的任务我也没有让任何权力阻拦,这样吧,天色不早了,一个人上路危险,不如今晚就在我青木堂留宿一晚,待明日天明,我派几个弟子,亲自护送你到北上的下一个城池为止如何?”
“既然如此,那就多谢柳堂主了!”范伊圣恭敬道。
“好!那就这样,哈哈哈,有意思,有意思。”柳风南笑着,转身走出大堂,随后进来一个青木堂的弟子。
“范兄弟,请随我来。”
“有劳了。”
范伊圣跟着那青木堂弟子,绕过几处花园后,来到了西厢客房,青木堂在这里设下客房,主要就是用来接待途径此地又无处落脚的人,看来青木堂堂主柳风南把一切都想到了。虽然刚刚接触不到一天的时间,但范伊圣感觉得到,这柳风南是一个热情的人,表面大大咧咧,做起事来却很有分度,甚至说心思缜密。范伊圣之前问他他就不想得到那武林秘籍?柳风南只是哈哈大笑,没有承认,也没有否认,凡事给自己留条后路,不愧是一堂之主。

最新评论